首页 > 特种军旅 > 第621章 绪方:为何就不能让我低调呢?【5400】_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第621章 绪方:为何就不能让我低调呢?【5400】_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

漱梦实 187万字 132人读过 连载

对雅库扎,绪方一直是毫无好感。什么正事也不做,只会欺凌弱小——若有人能对这样的群体产生好感,那绪方倒还真想看看此人的脑袋是不是进水了。不过讨厌归讨厌,若是这个大佛隆之能以友善的态度来请绪方他们让个

开始阅读 章节目录 加入书架

最新章节:第464章 开局夺舍大长老(2021-09-13)

第621章 绪方:为何就不能让我低调呢?【5400】_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章节阅读

对雅库扎,绪方一直是毫无好感。

什么正事也不做,只会欺凌弱小——若有人能对这样的群体产生好感,那绪方倒还真想看看此人的脑袋是不是进水了。

不过讨厌归讨厌,若是这个大佛隆之能以友善的态度来请绪方他们让个位,绪方也不是不能让,毕竟不过就只是一件小事而已。

然而——大佛隆之这以一副高高在上的态度来命令绪方依他的意做事的蛮横态度,让绪方相当不悦。

这会让绪方想起那个以蛮横、不讲理的态度来要求他的师兄弟自相残杀的松平源内。

自那一夜过后,绪方便对这种自认为人上人、态度蛮横不讲理的家伙,有着极度的反感。

这股强烈的反感,转化为一团无名火在绪方的胸腔熊熊燃烧。

这团无名火让绪方牢牢地跪坐在原地,没有半点听隆之的命令行事的兴趣与打算。

本来,绪方的心头就已经燃起一团无名火了,结果隆之刚才紧接着说出的那句新的话语,则让绪方心头的这团火烧得更旺了一些。

绪方所钟意的浅葱色在这个时代一直被认为是相当老土的颜色,只有乡巴佬才会穿浅葱色的衣服。

京都更是歧视浅葱色的重灾区。

某人很讨厌你喜欢的东西——这本无可厚非。

但这家伙当着你的面谩骂你喜欢的东西,那就是这家伙的不对了。

有人直接当着他的面,说他现在穿在身上的浅葱色羽织恶心——若说绪方不感到不爽,那是不可能的。

更何况这件羽织还是阿町买给他的,有着别样的意义。

绪方心头的这团无名火,已烧得极为旺盛——而坐在绪方旁边的风魔,其于胸腔中燃烧的无名火的烈度,并不比绪方差。

风魔不像绪方那样,对自认“人上人”的家伙有着极度的厌恶。

真正让风魔心头的无名火一下子烧起来的,是隆之刚才的那句话——这家伙喊他“脑袋光光的老头”。

秃顶,是风魔心中永远的痛。

不知是年轻时练功练得太过火、伤了身体元气的缘故,还是别的什么原因,随着年纪的增长,风魔头上的头发越来越少……

每次一撩头发,都能薅下大把大把的头发……

这让风魔相当地恐慌。

他虽不是什么相当在意自己外观的人,但他多多少少也是有些爱美之心的。

心中恐慌非常的风魔,想了非常多的方法来补救。

医生看了不知多少个,药也不知喝了多少副。

结果毫无作用。

医生已经帮不了他,风魔便改为求助于偏方。

比如:风魔曾听某个朋友说,吃海带似乎有助于长头发,所以那段时间他连着吃了一个月的海带,结果一直吃到闻着海带的味道就想吐了,风魔的头发还是日渐稀疏……

最先掉干净的,是风魔前额和头顶的头发。

风魔原本是不剃月代头,而是像绪方那样留着总发。

但在前额和头顶掉干净后,风魔不得不梳了个月代头。

一旦有人问及他为何突然改发型时,他就说:最近突然感觉月代头也蛮好看的,所以就换成月代头了。

就这么以自欺欺人的方式来掩盖自己秃顶的事实……

然而头发的掉落仍未停止……

很快,风魔后脑勺和两鬓的头发也纷纷掉干净了……连留月代头的机会都没有了。

直到头上再无一根头发后,面对“自己变成秃子了”这个残酷的事实,风魔想不接受也得咬着牙接受了……

自此之后,“光头”、“秃头”等词汇便成了风魔的禁词了。

他最讨厌有人说他是光头了。

……

……

绪方和风魔这仍旧坐在原地,对隆之刚才的命令置若罔闻的态度,让在场的不少知道大佛隆之是何许人也的家伙都不由得面露惊骇之色。

“足下。”

某人此时快步走到绪方的身旁,压低音量,急声道:

“此人可不是好惹的,他是掌管这座赌场的‘大佛一族’的下任首领。惹了他可是有可能会死的,赶紧听他的话离开吧。”

在这名好心人好心劝绪方他们快点离开时,隆之的表情在短短几息之间发生着快速的变化。

他先是面露错愕。

已经好久没有人敢在他们“大佛一族”的地盘里,这么不给他这个首领义子面子了。

接着脸上的错愕变为恼怒。

此时此刻,喜治郎等部下就在旁边。自个的怀里还有着自己新勾搭上的女人。

在部下和女人的都在场的现下,绪方和风魔这种无视他的态度,让他极没有面子、下不来台。

接着,恼怒转化为笑意。

这不是开心的笑意。

而是冷笑。

“滚开!”

隆之的这句“滚开”,是对着那名劝绪方和风魔别逞能的好心人喊出的。

那名好心人从打扮上来看,就只是一普通的平民而已——他哪有那个本事敢跟这种有着大势力的雅库扎叫板呢?

在听到隆之的这句“滚开”后,此人立即脸色发白、双腿一抖,颤巍巍地快步从绪方的身旁离开。

为了不受牵连的赌客们,也纷纷远离绪方和风魔。

以绪方二人为圆心的周围,因赌客们的远离而清出了一块无人的空地。

急于在自己的部下和女人面前找回面子的隆之,气势汹汹地朝他身后的6名保镖喊道:“把那2个家伙给我‘请’走!”

在说到“请”这个字眼时,隆之特地加重了语气。

接到隆之下达的命令后,这6名保镖大步朝绪方二人走去。

某些正站在不远处、默默旁观的看客,不由自主地朝绪方和风魔投去怜悯的目光。

在他们的眼里,绪方和风魔最后即使没死,大概率也要没掉半条命了。

雅库扎就是这样,论如何欺负人,他们最为擅长了。

至于隆之——他的嘴角现在则正微微上翘,泛起一抹得意的笑意。

——哼!看来那个斗笠男也是个自以为是的笨蛋啊!

隆之下意识地把绪方认定是那种自以为剑术了得、任何人都奈何不了他的嚣张之徒。

这种嚣张之徒,隆之以前都见多了——这些嚣张之徒无一例外,都被他们“大佛一族”给狠狠教训了一顿。

隆之把绪方和他之前所遇到的那种自以为厉害、但其实不堪一击的嚣张之徒画上了等号。

至于风魔——隆之从头至尾都没用正眼瞧过他。

隆之并不认为一个连武器都没带的秃顶老人,有什么好值得去注意的。

隆之的那6名保镖离绪方他们越来越近。

而位于此次事件中心的绪方和风魔——现在仍旧相当淡定地坐在原地。

“老弟。”将双手环抱在胸前的风魔,此时朝绪方轻声问道,“我有个提议,你有没有兴趣听听?”

“请说。”

“再留在这里等那个大佛薰出来,也不知道要等到何时。”风魔缓缓道,“我们干脆把这个大佛隆之给绑回去,细细拷问他关于大佛薰的住处,如何?”

风魔的话音刚落,隆之的那6个保镖刚好已用半圆型的阵型将仍跪坐在原地的绪方二人给围住。

某位站得离绪方最近的保镖,此时已朝绪方的肩膀伸出手。

然而……他的手才刚伸到半空,便猛然感到自己的手臂被一只“大铁钳”给抓住。

这只“大铁钳”——是绪方的手。

绪方一把抓住这名保镖朝他伸来的手后,在他还未反应过来之时,猛地一扭、一摔,用不知火流柔术将此人给重重摔在了地上,接着以一记手刀劈向此人的脖颈,将此人劈晕。

【叮!使用不知火流忍术·不知火流柔术,击败敌人】

【获得个人经验值35点,忍术“不知火流忍术”经验值30点】

【目前个人等级:LV40(18706400)】

【不知火流忍术等级:8段(70707500】

“这不巧了吗?”绪方朝风魔笑道,“我们俩想到一块去了。”

“哈哈哈,那我俩还蛮有默契的。”风魔一边轻笑着,一边缓缓站起了身。

在绪方以快到他们的眼睛都没跟上的速度将他们的同伴给放倒后,剩余的5名保镖纷纷脸色大变,下意识地后退了1、2步,然后拔刀出鞘。

至于刚刚还面带得意的隆之,他现在也是脸色微变。

他的这些保镖,可都是他义父花重金聘请来的浪人。

个个身手了得,是经过严格考核才被聘请来的高手。其中的几人还有着实战经验,手上有过几条人命。

自己引以为豪的高手竟被那个斗笠男给瞬间放倒、击晕——这怎能不让隆之感到吃惊?

而这时,喜治郎等一众“大佛一族”的高层们也是面带惊愕。

喜治郎率先反应了过来,转过头去,朝他们带来的那7名护卫使了个眼色。

那7名护卫也相当地醒目,收到喜治郎递来的眼色后,用力地点了点头,然后拔刀在手,朝绪方和风魔冲去,包围绪方二人的人数,从5人壮大为了12人。

在喜治郎派出了他们的护卫来增援后,刚刚浮于隆之脸上的那一丝慌乱迅速散去。

隆之现在的脸已变为了诡异的暗红色。

这一老一少一而再、再而三地令其脸面全无,他现在只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在往脑袋涌。

他的脑海里现在只剩一个想法。

隆之用尽全身的力气,将他脑海中的这个想法大声喊出:

“你们都傻着干嘛!还不快上!拿下他!”

隆之他现在只想赶紧报复绪方和风魔,为自己找回脸面。

身手再厉害,难道还能2个打12个?

虽然现在包围他与风魔的人变多了,但绪方仍旧是一脸淡定,一副对此毫不在意的模样。

绪方此时拔出被他用柔术放倒的那名保镖的打刀,然后站起身、单手端着刀,用平静的目光看着周围的那12名保镖。

“能请你们退下吗?”

“我们现在的目标只有大佛隆之一人。”

“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不想闹出太大的动……”

绪方的话还没讲完,这12名保镖便一边呼号着,一边高举着手中的刀,扑向绪方和风魔。

看着这12名朝他扑来的保镖,绪方轻叹了一口气,然后保持着自然站立的姿势,单手将剑端起。

……

……

“白川。”大佛薰朝身旁的白川沉声说道,“我派去那老头的家中查看情况的部下刚刚又回来报告了。”大佛薰缓缓道,“他说——那老头仍未归来。”

“还没有看到那个老头?”白川的眉头挑了挑。

此时,并肩同行的大佛薰与白川正在护卫们的簇拥下,快步赶赴紫藤屋。

白川同样也是好赌人士,所以大佛薰今夜也邀请来了白川一起到紫藤屋玩上几把。

“……那老头可能不是一般人呢。”白川说。

此时大佛薰和白川所讨论的,正是大佛薰昨夜交给白川所领导的“血雾众”的“将风魔大卸十块”的任务。

不论是大佛薰还是白川,都认为这只不过是一件极简单的任务,不存在出现什么意外的可能性。

然而……意外就这么来了。

白川派去执行这任务的那4名部下迟迟未归——一开始,白川还不在意,只以为是部下们在完成任务后,在那老头的家中抢到了一点钱,正用这些钱在京都的某地纵情享受。

他们“血雾众”是一个极松散、每名成员的自由度都极高的盗匪集团,这种事情在他们“血雾众”中只不过是司空见惯。

结果——一直到今日中午,白川仍没见他的那4名部下归来。

直到这时,白川才隐约察觉:事情似乎有些不对。

尽管觉得这种事情应该不可能,但他还是向大佛薰反映了此事,告知大佛薰:我的部下可能失手了。

大佛薰对此事也是高度重视,立即派出人手前往风魔的家查看情况。

调查结果让大佛薰和白川都难掩惊愕——既没有找到风魔,也没有找到白川的那4个部下。

大佛薰立即追加新的命令——密切关注风魔的家,一旦看到风魔或是白川的那4个部下,就立即回来报告。

但直到现在,所收到的报告仍是“没有看见风魔和白川的部下”。

“……事已至此,已经可以怀疑——”大佛薰此时接着沉声道,“你的那4名部下说不定已经被那老头给干掉了,而那老头在察觉到自己被盯上后,便潜逃在外了。”

“……看来当初只要你10两的酬金,真的是要少了啊。”白川道,“倘若我的那4名部下真的都被那老头在没有帮手的情况下给干掉了,那这老头相当不得了啊……”

虽然自己的部下现在可能遇到不测,但白川的神情仍旧相当淡定,对那4名被派去对付风魔的部下的生死,似乎毫不关心。

“所以你现在打算怎么办?”白川追问道,“是要去搜寻那个老头吗?”

“那当然。”大佛薰的神情一黑,“我说过了,不将这个害我弟弟进奉行所的家伙给大卸十块,我怎么舒心、怎么服众?”

“那你要怎么找人?”白川耸耸肩。

“这就不劳你费心了。”大佛薰冷笑了几声,“就算最后没有将他给找到,至少也得把他的家给烧了才能解恨。”

“等找到他之后,就告诉我。我亲自出马去对付他。”白川舔了舔嘴唇,“他若真有能将我的那4个部下都打倒的实力,那他可是不得了的高手呢……不去会会这样的高手,实在可惜。”

“没问题。”大佛薰冷笑一声过后,长出一口气,“好了,这事就先聊到这吧,之后再细谈。”

“该做正事的时候就认真做正事。”

“该娱乐放松的时候就娱乐放松。”

“现在就先专心享受赌博的乐趣吧。”

二人谈话之间,已经走到了紫藤屋的大门前。

已经忍不住想快点进到赌场里玩上几把的大佛薰,其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

大佛薰也好,白川也罢,他们此时都没有发现——在他们的不远处,有个乞丐正透过头顶的破烂斗笠的缝隙细细观察着他们。

在大佛薰他们还未进到紫藤屋内,这名乞丐便不急不缓地站起身,拿着刚讨到2文钱的破烂饭碗朝旁边的一座漆黑小巷走去……

小巷内,一名平民打扮的人正静候在其中。

在来到这个平民的跟前后,乞丐沉声道:

“快去向长谷川大人汇报——发现‘血雾众’的白川了。”

……

……

仅片刻之后——

“长谷川大人!”

某名年轻人拉开房门,急急忙忙地奔到了长谷川的跟前。

“发现白川了!白川和大佛薰在一起,一同进入紫藤屋了。”

这名年轻人言简意赅地完成了汇报。

原本正闭目养身的长谷川猛地睁开了双眼。

“白川身上有带武器吗?”

“有。”

“除了那个大佛薰之外,白川的身边还跟着多少人?”

“8人。”年轻人报出一个精准的数字,“除了那个大佛薰的身上有佩着一把胁差之外,其余人的身上都佩着打刀和胁差。”

长谷川迅速站起身:“召集所有人!准备抓人!”

……

……

紫藤屋内——

大佛薰刚踏上那通往二楼的楼梯,便看到有不少赌客神色慌张地冲下楼梯。

——怎么回事?

这个疑问刚在大佛薰的心头中冒出,他便看见一人神色慌张地朝他奔来。

此人是他们“大佛一族”的干部之一,专门负责管理紫藤屋的赌场。

见着大佛薰后,此人立即以惊慌至极的口吻说道:

“大佛先生,不好了,有人在赌场里闹事,隆之少爷他有危险了!”

听到这话,大佛薰的神色顿时一变,随后言简意赅地朝这名干部下令:“隆之现在在哪儿?快带我过去!”

“是、是!”

干部领着大佛薰冲上二楼,然后拉开某个房间的房门。

房门刚一拉开,呈现在大佛薰眼前的景象便令其神色大变。

只见赌场内横七竖八地躺着许多不知是死是活的人——这些人,大佛薰都有印象,是隆之和喜治郎等高级干部的护卫。

这些护卫躺了一地。

至于隆之和喜治郎等高级干部们则傻站着或瘫坐在地。

隆之还有他那新勾搭上来的女人,现在都瘫坐在地,一脸惊恐地看着他们俩身前的一个光头老人,以及一个用斗笠和面巾将自己的脸给遮得严严实实的家伙。

*******

*******

11月的最后一天,手头还有月票的书友,请投月票给本书吧!(豹头痛哭.jpg)

喜欢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请大家收藏:

推荐小说阅读 More+
  • 天禄星今天又在水群 雄鹰道长

    另一边黄石公庸则是用圆镜术看着张良捡起了黄石洞天。然后一股子冲天气运从天而降融入到了庸的身体之中。与...

  • 侯府商女 上官旭云

    这么多人一起倒下,场面还是很壮观的,最关键的还让这群人看着‘盛玄宗大长老’亲自下场算计他们。在他们还没有...

  • 十方乾坤 神出古异

    “轰隆隆——”一阵巨响传来,把在场所有人都惊醒了过来,现在人间的危机并没有解除,天下灵脉受损,动荡不止,六界之...

  • 天下无敌 么么

    叶昊心中暗自给顾明大气,只要顾明能把殷姬的王者分身逼出来,他在圣子殿中的安全问题就算是彻底无忧了,要知道他...

  • 神话版三国 坟土荒草

    伴随着预备役王族游骑兵,和王族枪骑兵的先一步进场,侧边和华雄陷入绞杀局面的圣殒骑的压力陡然少了一截,再加上...

  • 天启预报 风月

    当最后的电路被接通的瞬间,那漫长旅程中,酝酿在炉心之中的怒火和等待七十年之后重归战场的悲凉便随着源质的永...

《第621章 绪方:为何就不能让我低调呢?【5400】_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上传,胖胖读书网只为原作者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并收藏《第621章 绪方:为何就不能让我低调呢?【5400】_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最新章节。